第一百四十三章 挑拨离间

作品:《大神老婆求别虐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备用网址www.81new.cc www.81new.vip  绿色无弹窗]

    “蠢驴,你听过狡兔死,走狗烹,飞鸟尽,良弓藏吗?你王大炮在军中一呼百应,威望极高,难道皇上不担心拥兵自重?”肖来福说完,也不再叫骂了,叹了口气,闭上了眼睛。

    “少在这里胡说八道!本将军一生征战沙场,战功赫赫,对朝廷,对皇上忠心耿耿,日月可鉴!岂是你这等叛贼可挑拔的!”王大将军也不再搭理他,加快速度赶路。

    福来农庄里,大夫给薛平平的手重新上过药,梦幽幽正端着熬好的药,一勺一勺喂到他嘴里。

    “大人用了药,休养一段时日,这手应该能恢复七八分的功用,至于能不能完全恢复,那就要看你如何护理了。半月之内,不能碰水,半年之内,不能负重。”

    梦幽幽听到大夫的话,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的手不能碰水负重,那她就寸步不离的服侍他,这不是什么难事,只要他的手以后能恢复,自己愿意为他做任何事。ii

    “谢谢大夫,还不知你尊姓大名?待回京之后,我也好向皇上举荐你。”薛平平见自己的手有救了,很感激为他治伤的这位大夫,也认为他的医术了得,准备提拔他。

    “在下周念安,谢过大人!”周念安拱手行了礼便退到一边。

    周围的士兵们一个个向他投去羡慕的目光,也坚定了追随薛平平的决心,只要跟对了人,不愁没有出头之日!

    不一会儿,秦校尉带着出去搜查的队伍回来了,冲他摇摇头,他们没有发现肖来福的踪影。

    秦校尉整顿了人马,和薛平平商量一起回宫复命。

    所有人上了马,薛平平一只手受伤,梦幽幽将他扶上马。他伸出那只完好的手,将梦幽幽拉在他身前坐下。ii

    “你坐好,我来拉缰。”梦幽幽小声叮嘱着。

    “好。”薛平平环住她的腰,将人紧紧圈住,闻着她的发香,感到踏实又甜蜜。

    正要出发,听到身后传来马蹄声。

    秦校尉命令士兵们戒备,薛平平也疑惑,不会是肖来福还有兵马,想要来个反扑吧?

    所有人肃穆以待,等那群人越来越近,秦校尉率先喊道“是王大将军!”

    秦校尉策马迎了上去,薛平平放开梦幽幽,下马等候。

    等王大将军到了跟前,薛平平单膝跪地,抬起包得像粽子的手向他行礼“王大将军,您回来了!”

    所有士兵都都对王大将军拱手行礼“恭迎王大将军!”ii

    王大将军对士兵们挥了挥手,又亲自将薛平平扶起来,仔细打量了一会,然后在他肩膀上拍了拍,满意地大笑道“好小子,短短一个月不见,已经是二品官衔了,不错不错!”

    “多谢大将军栽培!”薛平平也很高兴,王大将军终于回来了,而且他身后一匹马的马背上,绑着的人正肖来福!

    肖来福本来平静下来的心情,又被薛平平那不屑的目光刺激得翻涌起来!

    这小子居然没有被砸死在石室里!

    他看看王大将军和薛平平,心中悲愤难平,自己花了多少时间精力,才换来大权在握风光无限,这小子却只用了不到两个月的时间就爬到了这个位置!

    更可气的是,自己竟然还没出手对付他,就已经被他打败了,败得一败涂地,性命不保!ii

    薛平平看到肖来福对他怒目而视,咬牙切齿,冲他露出一个挑衅的笑容。

    王大将军看着薛平平受伤的手,想他骑马不方便,让他和自己同坐马车。薛平平心里很想和梦幽幽同乘,可王大将军对他太热情,他也不好拒绝,便坐到了马车前面。

    一路上,两人畅谈着如今的形势,肖来福和他的同党都已经捉拿归案,奸妄贪官已清除,淮南天灾已平息,朝中局势一片清明,两人心情大好,不时传出他们爽朗的笑声,肖来福在后面听着,差点气绝身亡。

    很快到了“歇马驿”,薛平平请王大将军在驿站休息一会,他还有点事情要处理,王大将军欣然同意。

    进了驿站,王大将军在这里巡视了一圈,他派了人去通知后面的军队,让大军就留在驿站待命。ii

    又派人进宫禀报皇上,他一个时辰后将抵达京城。

    薛平平陪着梦幽幽去看赵清欢,赵清欢中箭受伤严重,又失血过多,此时虚弱得连眼睛都睁不开。

    给她拔箭的大夫见到薛平平和梦幽幽,对他们摇着头说道“她身子本就弱,此次中箭,伤及心脉,已回天乏力了。只是她还硬撑着一口气,可能是在等你们。”

    梦幽幽心情沉重的走到赵清欢面前,握着她的手,在她耳边说道“欢欢,放心去吧,下辈子,一定找一个爱你的人,与你白头偕老,幸福快乐的过一辈子……”

    赵清欢无力的撑开眼皮,看着梦幽幽,露出一个浅淡的笑容,用微弱的气息说“谢谢你……下辈子……不找男人……”

    说着她闭上了眼睛,梦幽幽握着的手垂了下去,一滴泪从她眼角滑落……

    梦幽幽让人将她埋在附近的山坡上。虽然只认识她几天,可同为女人,梦幽幽为她的坎坷命运而感到悲凉。

    有人伤过她,她也伤了更多人,可到头来,爱恨情仇,还是一切成空。

    爱情?是那一瞬间的甜蜜心动,誓言是一味调料,让它更美味可口。可若是将它当成饱腹活命的东西,便注定要失望。

    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永远保鲜,谁知道明天月亮还会不会出现?那便活在当下,珍惜眼前吧。

    不负月色如华,不负年华如花。

    薛平平看着落寞不语的她,轻轻将她拥在怀中,不管怎么样,自己都不会负她,这辈子,一定要给她幸福!

    秦校尉将关在这里的赵家兄弟押了出来,他们替肖来福做事,企图谋反,当然要和肖来福一起押回去受审问罪。

    赵家兄弟也被绑了扔上了马背,他们看到肖来福也被绑在马背上,大声呼喊“肖大人,妹夫,救命啊,我们所做之事,可都是你交待的呀!”

    肖来福只恨不能堵上耳朵。

    这群蠢猪,没见自己也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吗?还这样大声嚷嚷,是怕别人不知道他们做了什么谋反之事,嫌命太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