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三章 决赛(四)

作品:《赏金猎手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备用网址www.81new.app www.81new.vip www.81new.me 绿色无弹窗]

    最新网址:www.wx.l</p>010临时总部还就袁忘状态进行激烈的讨论。赵雾说起在洲赛时的事,袁忘获得了一个救人的理由,于是开着警车横冲直撞,享受破坏带来的快乐。经过讨论对袁忘的嗜血基本有了了解,袁忘理性能克制着他内心的嗜血,除非有一个放开的理由。

    比如救人,比如自卫。要命是袁忘进入嗜血状态后也在追求自我毁灭。

    010讨论的主要原因不是担心袁忘乱来,而是担心袁忘乱来会导致袁忘有不好的下场。凌晨伏击是正确的,但拎两把手枪杀出去绝对是莽汉行为。好在海盗根本没想到有人会杀出来,结果是好的。但这种好运不可能一直持续。

    “聊什么?”袁忘进来。

    “你。”赵雾回答。

    “我没什么好聊的。”袁忘道:“我们要准备运动战。这一批海盗是练手。第二阶段比赛我认为还是外部突袭,不过很可能增加内部冲突。叶夜,我们需要监控。”

    叶夜摇头:“这套系统有自我保护功能。我这么解释,我可以进入监控系统,但会被系统察觉,系统会尝试将我驱离或者隔离。一旦我停留时间过长,系统会自动重启并且还原文件。我要再进入系统,必须重新破解密码,重新穿透防火墙。”

    袁忘问:“还原文件是不是网吧那种?无论你下载了多少东西,只要重启,电脑恢复到你下载前的状态?”

    叶夜点头:“没错,因此无法将木马藏匿在系统中。进入系统之后,我只有一分钟左右的时间。唯一的办法就是在一分钟时间内破解系统源代码,将自己的木马藏身在系统的原文件中。”

    叶夜:“这样系统再次重启对我无效,我连接系统启动木马,可以直接进入程序。”

    袁忘有些明白:“你种植的木马被系统认定为系统文件,就算有人删除这木马,重启之后也会重新出现。”

    叶夜欣慰:“对。”竟然听懂了他。

    袁忘问:“能做到吗?一分钟内破解源代码?”

    叶夜道:“不仅破解源代码,还要上传木马。最少需要三分钟。除非进入主机系统,利用主机直连权限和强大运算能力控制监控系统。还有一个问题,我凌晨尝试开一些门,发现有两类门锁。第一类门锁我可以通过接入系统完成打开。第二类是单独的系统,没有连接到服务器的系统。”

    叶夜见袁忘又出现求知的表情,道:“一种就是010,我连接到主机,通过主机下令打开010门锁。如果有制卡器,我可以制作010门锁的电子钥匙。还有一种是09房间,大家和我来。”

    09房间是客房服务小仓库,日常放推车,清洁工具,床单等。

    09房间门锁与010是一样的,但是没有联网。

    “第一个办法。”叶夜拿出010房卡:“把房卡插入09房间门锁,房卡连接制卡器,制卡器连接平板,我就可以通过平板解密。”

    “还有一种办法。”叶夜拿出一个小螺丝刀,从门锁底部转下两个螺丝,拿掉后盖,拉出一个线团,线团缠绕一起,全部连接到一个盘接口。叶夜拿平板数据线插入盘接口。叶夜敲击一下回车键,屏幕上开始解码。大概十秒左右,门锁卡的一声打开了。

    叶夜解释道:“单独门锁需要单独电脑进行制卡,因此留有接口。要打开单独门锁,必须要用电脑。我们去19。”

    到了19,赵雾接过螺丝刀快速拿出线团,这次线团的接口是圆柱形的。叶夜道:“这东西叫串行数据接口,类似电脑的音箱,插孔不能直接和数据线连接。因此需要一个数据转换器。一头是SB插孔,一头是针头式插口。我找了几个房间都没有发现圆柱数据转换器。”

    叶夜:“破解第一个办法自然是转换器。第二个办法,将09房间的插口替代19房间的插口。五根线,五种颜色,不会搞错。”

    叶夜割断19线头其中一根线,用牙齿拔掉线的绝缘外圈,将线插入09拿过来的连接头的一个小孔中。叶夜道:“摁住,插线,放开,就可以了。五根线全部转到连接头后,就可以直接接入电脑。”

    袁忘:“这么麻烦不如撞开?”虽然房门进行加固,但仍旧扛不住暴力。

    赵雾一边道:“我们一堆的K,把门锁打烂不是更简单?”

    八把K,十一把手枪,弹匣一麻袋。

    袁忘问:“你是肯定我的看法,还是讽刺我?”有点听不懂。

    赵雾一怔,想了一会:“我不确定。”

    阿娜特道:“专门设置这类门锁,我认为一个原因是逼迫骇客参战。骇客,或者最少有一台电脑必须跟随行动人员。第二个原因,以本杰明的狡猾,说不定暴力破门会有副作用。比如门锁有一颗震动感应弹炸?”

    袁忘点头,问:“叶夜,还有其他问题吗?”

    叶夜欲言又止道:“其他问题我还是自己处理吧,基本是数据上的问题。如同游戏一般,我要升级的话,必须找到服务器房或者主机房。”

    赵雾:“昨晚我转了一会。”

    叶夜问:“找到了?”

    赵雾:“主机房有什么特征吗?”

    叶夜回答:“主机房用电特别厉害……啊……我应该先破解用电系统,找到可疑房间。”

    大家不吭声,对于专业人氏的自我鄙视,他们不敢发表评论。

    叶夜又道:“不,没有服务器帮助,我破解不了用电系统。这不是死胡同了?”

    袁忘道:“我们找到服务器房就行。”

    叶夜想了一会:“内联网数据不大,不需要超大硬件,超级计算机。但是作为服务器体积不会小。你们如果能进入房间,见到它,一定知道他是服务器。”

    叶夜:“另外一个特征,房间肯定开了空调。计算机越多,需要的空调就越多。”

    袁忘想了一会:“我们还是先整理下装备。第二阶段开始就没有休息。我们虽然有无线电系统,但也要防备信号屏蔽器,因此还要商议一下走失或者迷路的规则。战术上也要准备防和攻两套体系。”

    袁忘道:“以我对本杰明的了解,我认为第二阶段比赛我们的敌人不仅是清风,无声和苦修,很可能有装备碾压我们额外敌人。消灭额外敌人不仅可以获取积分,还可以升级自己的装备。叶夜,你值两百万,如果必死的话,是不是可以考虑由我们下手。”

    “嘿,你不要把生死说的这么轻松好不好?我还没有结婚呢?”叶夜不满。

    赵雾问一句:“结婚和死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吗?”

    “区别多了。”袁忘反驳赵雾:“死亡就是死了,结婚还可以离婚。”

    赵雾一怔:“有道理,结婚似乎好一点。”

    阿娜特无语:“回房,食物,装备,战术,我们还有很多东西要准备。虽然我们占据明显的优势。”

    袁忘:“因为我们现在的装备?”

    阿娜特边走边道:“还因为我们的体系。”

    袁忘:“哦?”

    阿娜特道:“清风和无声明显是骇客为帅的队伍,实际上骇客在各种任务中从不担任指挥角色。但由于他们的阶级性,打手肯定要听从清风和无声的命令,也需要他们来做决定。苦修组是死囚组,他们会进言,坚持自己的战场嗅觉,因此苦修组战斗力不容小视。诸如我们组,如果让叶夜来做战术指挥,全军覆没只是时间问题。”

    叶夜瘪嘴,虽然不高兴,但必须承认这是实话。

    阿娜特道:“这是我认为我们组占据明显优势的原因,同样的优势苦修组虽然也有,但是他们毕竟还要以苦修为首。但我们小组的弱点在于,我们无法接受任何一位组员的牺牲,这导致我们在战术布置和执行上会畏首畏脚。”

    袁忘:“凌晨……”

    阿娜特怒:“你好意思提凌晨?后半段完全没有战术,如同蓝波一样,拿了枪朝上冲。不顾前面的危险,也不顾虑同伴的安全。你不是蓝波,枪械也非冷兵器可比,你面对的对手都是身经百战的老手。”

    到了010房间,袁忘拉开房门恭敬道:“请。”

    阿娜特忍不住一笑:“以后别这么干了。”

    袁忘:“是。”

    ……

    晚上八点,广播:“第二阶段比赛开始,多支精锐特种作战小组陆续登船。他们具备丰富的作战经验,拥有齐整的装备,他们唯一缺少的只有骇客。在他们的收费单中,每一位成员三十万美元,每一位骇客五十万美元。在你们的收费单中,每一个敌人十点积分。另外,在船只藏有数量若干的骷髅金币,每枚金币五分。现在是周一晚上八点,比赛将在周四晚上八点结束,祝大家好运。”

    有点意外,骇客之间互相攻击没有计分系统。也就是说比赛不支持骇客之间互相攻击。为什么第一阶段比赛开价那么高?一名骇客高达两百万美元呢?这就是一百万和一头牛的道理。

    为了什么什么,你愿意捐一百万吗?愿意。

    为了什么什么,你愿意捐一头牛吗?不愿意。

    为什么?因为我真的有一头牛。

    第一阶段的海盗纯粹炮灰,给大家热身所用。别说两百万,开一千万也可以……不一定,一千万有可能导致打手弑主。

    “行动。”

    搜刮海盗装备中,海盗的背包派上了用场,四人每人一个包,把能带走的都带走。袁忘和阿娜特交替突前,一路朝上,前往D点。D点在游轮二层,D点周边以小为主,有小酒吧,烧烤吧,日光甲板,泡脚厅,泰式马杀鸡厅等组成。

    小酒吧是无耻组的目标,小酒吧有一个环形吧台,这吧台的材质相当不错,可以扛住大口径步枪的直射。第二个优势,小酒吧有三个退路,其中之一是左后门出户外梯子上二楼半。二楼半是立独的小平台。在平台上方有一个直梯,可到达三层的壁球室。

    赵雾负责流窜,他将侦查临时据点附近情况,寻找可能存在的服务器和骷髅金币。当其遇敌之后,会立刻向临时基地反馈信息。

    第二阶段比赛的第一枪是袁忘开的。

    赵雾无线电汇报:“电梯运行。”

    袁忘拿起靠在一边的K快速奔跑到20米外,电梯正在上行,赵雾在十多米外的阴影中。

    袁忘斜对着电梯门,人的姿势是单膝跪立的标准步枪射击姿势。电梯上行箭头,跳动为2。袁忘扣住扳机,努力的控制K的后坐力,尽可能将子弹全部打到电梯门上。袁忘肯定步枪子弹能穿透电梯门,以子弹散射的点来看,电梯内不会有人生还。

    但是袁忘并不肯定电梯内有人,电梯也没有在二楼停留和打开,直接朝顶层而去。袁忘道:“中计,敌人确定了我们的大概位置。”

    阿娜特:“袁忘,回来。”

    袁忘回到小酒吧,还没怎么着,叶夜扑上来抱住袁忘,哭个不停。袁忘忙安慰:“我没事,我没事。”

    阿娜特戒备四周:“她有事。”

    “怎么了?”袁忘拉开叶夜问。

    叶夜抹眼泪:“我被秒杀了。”

    “嗯?”

    阿娜特:“比赛刚开始,三个服务器全部被人控制。叶夜任何通过服务器的指令都被拒绝。”简单来说,叶夜连接不上网络,现在只能玩单机游戏,开开门什么的,并且只能开09、19这类没有联网的门。”

    叶夜双膝跪地,哭的不能自我:“难怪他们没把我放在眼里,差距实在太大了,我对不起你们。”

    袁忘道:“这是不可能的事情。唯一的可能就是他们在休息时间找到服务器房间,比赛一开始,他们就占据服务器房间。”

    叶夜看袁忘:“真的?他们不是通过网络占据服务器?”

    袁忘:“肯定不是。”

    这么说叶夜好受多了,问道:“那我?”

    袁忘:“你先休息恢复状态,这地方比较安全。”

    袁忘伸手从背对自己阿娜特背包中拿出一瓶威士忌,在小酒吧拿了一个杯子,倒了一杯酒给叶夜:“轻松一点。”叶夜到现在一直没有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