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四五章后宅的相处之道

作品:《明天下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net 手机版访问 m.81new.net 绿色无弹窗]

    最新网址:www.</p>第一四五章后宅的相处之道

    古人说得好,君不密则失臣,臣不密则**,机事不密则害成。

    太容易相信别人。

    这就是冒辟疆这些热血少年们根据燕太子丹刺秦的方略施行的刺杀计划,最后变成一场闹剧的原因。

    他们认为自己的壮举不能不被世人所知,他们也认为自己的伙伴中都是铁骨铮铮的好汉。

    在没有干掉云昭之前,他们已经被自己的举动深深地感动了。

    或许是以前的日子过的太好的缘故,他们不理解这个世界上还有阴谋家的存在。

    他们以为黑的就是黑的,白的就是白的,却不晓得这个世界是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

    因为郑芝龙之死,如今的八闽之地已经开始乱了,在争权夺利的时候,生意一般都是不重要的。

    所以,曹化淳失去了他最大的一份商业收入。

    短时间内,看不到海上收益有恢复的可能,于是,曹化淳就把目光落在了江南之地。

    锦衣卫已经烟消云散了,还是曹化淳自己亲自下令解散了最后不多的锦衣卫,他不想让锦衣卫成为云昭手里的棋子。

    这些人由明转暗之后,力量似乎得到了加强,能干的事情似乎更多了。

    所以,他们也变成了土匪。

    而且是很高级的那种土匪。

    他们比普通土匪跟晓得从哪里才能弄到更多的钱,他们也清楚谁的手里才会有更多的钱。

    这个世界上只要是有价值的东西基本上都是有主的,即便是长在荒山野岭,埋藏于土地之下的财富也一定是有主的,当然,这是理论上的说法。

    对于拥有世上所有好东西的皇家来说,全天下的人都是贼!

    每时每刻都在偷他们家的东西。

    锦衣卫以前就是抓这些贼的人,现在,他们也开始参与抢劫了,收获自然非常的丰厚。

    所以,这些天以来,江南变得盗贼横行,满门被贼人截杀的事情数不胜数。

    当然,干了这些坏事的人不是云昭,就是李洪基跟张秉忠。

    就是因为有这些不好的事情,才让目睹了好多灭门惨案的江南才子们怒发冲冠的生出了要刺杀云昭的想法。

    事实上,这一次,这些才子们误打误撞的找到了江南富户被劫掠的正主。

    没有错,蓝田强盗并没有因为蓝田县逐渐变得富甲天下之后就金盆洗手。

    相反,他们的劫掠目标早就从小小的蓝田县,转到关中再转到整个大明天下。

    劫掠这种事情,云昭从没有停止过。

    当退休的锦衣卫们也开始参与劫掠之后,他们就很容易跟蓝田强盗起冲突,明里暗里的斗争从未停止过。

    这些才子们看这个世界依旧看的有些表面化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劫掠江南的盗贼绝不仅仅只有蓝田强盗跟退休的锦衣卫,李洪基,张秉忠,左良玉,吴三桂……等等只要手中有兵的人,都在做!

    锦衣卫们在他们面前,其实只是一个后生晚辈。

    冒辟疆这些人准备刺杀云昭的事情就是他们侦查到的,然后,他们另外做了一点安排。

    哪怕是最愚蠢的东厂番子们,也不认为冒辟疆这些年轻人能把这件事情做成功,却又不想浪费这么好的机会,就派出了最精明强干的刺客来帮助一下这些热血青年。

    成了,普天同庆,失败了,也只是冒辟疆这些人在给自己的家族招祸,与他们无关。

    如果云昭因为刺杀这种事恨上了冒辟疆这些人,以及他们背后的江南士子们,那就更好了。

    无论如何,都是一个一本万利的好事。

    曹化淳唯一没有料到的是——蓝田县的密谍隐藏的比他想象的要深。

    尤其是锦衣卫跟东厂的番子。

    刺杀这种事情对于从血肉战场上下来的冯英来说,实在是算不得什么,等甲士们将刺客捉走之后,她重新坐下来,笑吟吟的对吓瘫了明月楼管事道:“起乐,继续,我看的正到兴头上呢。”

    钱多多在背后扯扯冯英的衣袖道:“差不多就行了。”

    冯英冷笑不语,只是用冰冷的眼神瞅着那些战战兢兢起舞的歌姬们。

    寇白门等人的心都提到嗓子眼里了。

    她们提心吊胆的在空地上表演,玉山书院的学子们则兴致勃勃的在周围观看,时不时地发出一阵哄闹之声——比如寇白门做出一个漂亮的下身动作之后,单薄的紧身绸衣遮不住身体,露出了漂亮的肚脐。

    然后玉山书院的混蛋们就立刻给这个动作起了一个好听名字——翻肚亮脐!

    刺客什么的对玉山书院的学子们来说完全不重要,尤其是在刚刚发生刺杀**后,他们就把自己的佩剑,佩刀挂在身上。

    这个时候,他们非常希望刺客还能出现。

    有他们在,钱多多,冯英,徐元寿等人比留在军营里还要安全。

    也就是因为出现了刺客,这些学子们对寇白门等人的看法有了很大的改变,大家都是被玉山书院凌虐成的聪明人。

    只要稍微想一下,就知道刺客就该是在这些该死的女人们带来的。

    至于怀疑同窗跟先生们的事情他们根本就没有想过。

    最多怀疑一下那些长安官员,不过,看过那些人之后,也就打消了疑问,刺杀了云昭,对这些投靠过来的官员是最差的一个选择。

    既然这些美女跟刺客有关系……那么,她们都是贱人!

    就是因为学子有这样的心态变化,寇白门她们才找到了一点身在青楼的感觉。

    美人儿一旦被打上恶毒的标签,基本上就变成了一剂杀人的毒药,或者别的什么有毒的东西,这样的女人在男人就会变成可以考研智商,或者魅力的存在。

    就像吃河豚,可以全身心感受微微中毒带来的强烈快感!

    “走吧,再待下去你就破坏了夫君的名誉。”

    钱多多见后面的歌舞越发的放浪形骸,就悄悄地扯扯冯英的袖子。

    冯英等一曲歌舞刚刚停歇,就举杯道:“诸君,饮甚!”

    诸位歌姬齐齐拜谢,而那些宾客们,纷纷端起酒杯,与冯英共饮。

    酒喝完了,冯英朝徐元寿,朱存机遥遥的点点头,就站起身在甲士的护卫下离开了荷花池。

    “抓了几个?”

    上了马车之后,冯英就靠在锦榻上懒洋洋的问钱多多。

    钱多多揉着腰挤开冯英,自己躺下来,翘着脚漫不经心的道:“十六个,给你留了一个最弱的,原本我想把拿弩箭的留下来呢。”

    冯英笑了。

    “你不是恨我不死吗?”

    “问题就在于你死了,我的日子也不好过,将来你叫我如何面对彰儿跟夫君呢?

    你知道不,很早以前徐先生就教我“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

    这句话我可是真的听进去了半句。

    我是这样理解的,你听听啊,我们也好共勉。

    “勿以善小而不为”这种事,我做的很好,当然,要看我的心境,后半句我们也要谨慎的看待。

    我们这样的家,只做善事,不做恶事这不可能。

    所以呢,我们就要分清里外。

    你以为我钱多多就那么好对付?只是因为是在家里。

    在家里,我宁愿表现的蠢一点,你知道不,在家里越蠢的那个就越是被疼爱。

    这一次我可是把自己的命交到你手里了,看你怎么对待我,当然,在这之前,你的命也在我的控制之中,今天呢,说到底就是一场考验。

    考验你,也考验我。

    我没有利用刺客来对付你,所以,我过关了,刺客来的时候,你把我扒拉到身后护着我,所以,你也过关了。

    这就是我为什么会冒着被徐先生他们指责的风险,还要这么任性的原因。

    你觉得我说的有没有道理?”

    冯英眉头皱起,瞅着钱多多道:“我以为我们本身就是一家人,没必要……”

    钱多多道:“很有必要,三天前,有人问我,是不是要开始为云显铺路了,被我严词拒绝!”

    冯英叹口气道:“彭爷爷也这么问过我,也被我拒绝了。”

    钱多多笑了,拉住冯英的手道:“我们的夫君狡诈如狐,凶猛如虎,如果是跟敌人斗智斗勇,他是不怕的,甚至有一些欢喜。

    如果说,他身上还有什么漏洞的话,就是我们的家,我们两个干出任何不该干的事情,哪怕是微小的,对他的伤害也是非常大的。

    所以,在我们两的问题上,他一直谨小慎微的。

    不知道你发现了没有,我们三人一起嗑瓜子的时候,他都会习惯性的将自己手里的瓜子平均的分给我们两个人。

    每次抱着云显的时候,另一只手就一定会拖着云彰。

    他如果想要给我礼物,那就一定是双份的,哪怕有一个东西很好,如果只有一个,他就一定会摈弃。

    我们成亲已经快三年了,只要你在家,他就一定会一天陪你,一天陪我,从来都不会有所偏差。

    可能,这就是夫君想要告诉我们说——他很公平。”

    冯英想了一下道:还真是这样。“

    钱多多偷偷看看冯英的笑容,继续道:“我这一次之所以要干这事,就是想给夫君看看,他想错了,我们两个还是相亲相爱的。”

    听到相亲相爱这四个字从钱多多嘴里说出来,冯英原本拉着钱多多的手,迅速就变成了捏,如果仔细听,甚至能听到喀喇,喀喇的声音。

    钱多多原本娇笑的面容也逐渐紧绷起来。

    就听冯英恶狠狠地道:“你如果把相亲相爱四个字改成相敬如宾我是一定会相信的,现在,你居然说出‘相亲相爱’四个字,你就不觉得恶心吗?

    我也就是本事不差,换一个不如我的女人出来,三年下来应该早就被你层出不穷的手段折磨的香消玉殒了吧?

    这个家里你喜欢夫君,喜欢云显,也喜欢云彰这才是真的,至于别人,能放在你钱多多的眼里?

    我告诉你,你想对我干什么就放马过来,我不问因由,只要有揍你的机会,我一次都不会放过,你谋算我一次,我就揍你一顿。”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net 手机版访问 m.81new.net 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