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最深切的问候

作品:《明天下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net 手机版访问 m.81new.net 绿色无弹窗]

    第六十二章最深切的问候

    在孙国信的注视下,韩陵山把身子放在蒲团上,将木鱼搁在脑袋底下,翘着二郎腿吐口了一口烟懒懒的道:“蓝田县没有变的更坏,而是变得更好,穷人基本见不到了,富人倒是变得很多,百姓也不好管理了,一个个嚣张的厉害,县衙现在没事就升堂,刘主簿一天审理十几个案子都属平常,大多是钱财上的纠纷。

    今年初,地龙翻身一次,弄死了几百人,弄垮了几千间房子,云昭说要把危房推倒重建,然后,房子就倒塌了三万多间,现在已经盖得差不多了。

    入秋的时候又发了一场大洪水,好在夏粮已经收了,平原上的秋粮颗粒无收,房子又倒塌了好多……好在蓝田城那边很富裕,支援了很多牛羊,其余地方的商队也争气,今年的报表要比去年还要好看一些。

    云昭没有像我们以前打赌的那样沉湎于钱多多的美色,依旧勤政,只是生了两个孩子,一个是跟钱多多生的,一个是跟冯英生的,按照这个速度下去,再生九十八个孩子是有可能的,这个赌注还要再等三四十年之后再揭晓,不过,男人七十几岁生孩子的也有,就不知道云昭有没有这个本事。

    蓝田县里多了一头獬豸,就是卢象升,这家伙现在有些六亲不认,我想多弄点经费耍的小花招被他窥破了,罚我不少钱,估计两年之内我是没工钱的,你也要小心,就你今天收金子的状况来看,说不定獬豸会给你派一个帐房过来。

    贫穷的云杨想要弄点钱给部下换几身衣裳,被人抓住了把柄,云昭把罪责扛了,对云杨动用了家法,听说打的很惨。

    周国萍到底栽在女人身上了,现在是白板,要重头再来,韩秀芬去了海上,听说现在是海盗头子,没有去欧洲,把云昭气的够呛,可是呢,已经成海盗了,就只能继续支持,派了不少人过去,估计等你再回蓝田县的时候就有海鲜干货吃了。

    徐先生带着一帮人学孔夫子周游列国,估计不会有什么好结果,如果不饿死在江南的话,应该就老老实实的在玉山当山长了。

    图谋江南的事情已经提上了议事日程,操作这件事的就是戴罪立功的周国萍跟张峰,谭伯铭这两个家伙,哦,这一次成功的把握性很大,听说是拿史可法当得由头。

    李定国,张国凤兵出宁夏镇,跟段国仁一起准备把宁夏的回回清理干净,听说进度不错,迁徙了几十万流民过去,准备在哪里重建一个粮食基地,杀人杀的人头滚滚,很是威风。

    不过呢,他们在给你入侵草原,雪山做准备呢,一旦青海,草原连成一片,就到了你立庙的时候了。

    国信,再问你一遍,我看你当和尚当得心神俱醉的,难道你打算真的当和尚吗?

    不生儿子了?”

    韩陵山知道,对于孙国信这种人来说,是真正的家书抵万金,于是,他就一口气把孙国信想要知道的事情一股脑的说了出来。

    孙国信听得非常仔细,恨不得将韩陵山说的每一个字记到心里,好在孤寂的夜晚细细品尝。

    “生儿子跟我当不当和尚有什么关系?”

    韩陵山皱眉道:“我听说和尚不能成亲。”

    “生儿子跟成亲又有什么必然联系呢?”

    “你准备当一个假和尚?”

    孙国信也躺倒在蒲团上,从韩陵山那里讨过来一支烟,点燃之后也翘着二郎腿道:“你对我佛一无所知,我佛从未让人断绝人欲,相反,我们还鼓励百姓生育。

    如果男子全部为僧,女子全部为尼,那么,谁来供养我佛呢?

    有一段时间因为佛门禁欲的缘故,人口锐减,所以大雪山密宗提出欢喜禅,允许我们涉足人欲。

    大雪山密宗由天竺密教发展而来。

    密教也称坦多罗教,坦多罗的原义就是生殖、繁衍。

    传说崇尚婆罗门教的国王“毗那夜迦”残忍成性,心性成魔,杀戮佛教徒,释迦牟尼派观世音去教化他。

    观世音采取种种手段都无法降伏魔,怎么办呢?

    无奈,便化为美女和“毗那夜迦”发生肉体关系,在观世音温暖的怀抱里,“毗那夜迦”顿时化解了一切恶,心中充满爱,终于皈依佛教,成为佛坛上众金刚的主尊。

    所以说,我佛慈悲!”

    “你也准备学习观世音菩萨施舍肉身的壮举?

    如果你有这样的心思,云昭的妹子们很合适啊,她们一个个既刁蛮,又刻薄,还贪恋男色,嫌贫爱富,你可以去感化她们,这也是无上功德。”

    “云昭的妹子们就算了,她们不算什么,倒是云昭本人,是一只西方传说中的三头地狱恶犬,沾上了恐怕无法甩脱。”

    孙国信说完,与韩陵山对视一眼,齐齐的哈哈大笑……

    这些话,是他们在宿舍的临睡前常说的话,此时再说起来,让孙国信满心的凄苦顿时化作飞灰。

    “很苦吧?”过了半晌,韩陵山递给孙国信第二支烟低声道。

    “有你们在,就不苦。”

    韩陵山环顾空空荡荡的佛堂,低声道:“青灯古佛,何等的寂寞啊,你原来是一个爱热闹的人,又喜欢到处传闲话……”

    “可以向我佛寻解脱……”

    “这不是你的本愿啊,你曾经说过,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去春风楼当大茶壶……一处软红十丈,一处清空寂寥,对你来说就是折磨。”

    “我很感激上苍对我的厚爱,甚至觉得这是佛祖给我的安排,我的境遇是何等的神奇啊……被一个恶人将我从死人堆里捡出来,以为得救了,谁知道人家开始烧水,又给我洗澡,水都烧开,就等我下锅了,那个恶人忽然听到蓝田县收小孩的事情,匆匆的跑了五十里地拿我跟云昭换了五十斤糜子……

    现在想起来,那个恶人对我来说未必就是恶人,应该是我的福星才对,陵山,我开始信佛了,准确的说,我信神,我相信冥冥中有神灵在俯视着人间,不论他是什么我都信,此时此刻,我相信那个至高无上的存在就是佛。

    我相信他是光明的,辉煌的,也愿意用我此生来侍奉他。”

    韩陵山坐直了身子双手合十朝不知何时团坐的孙国信俯拜道:“我佛慈悲。”

    孙国信笑道:“我们拜佛拜的是什么呢?

    我以为是善念。

    所有的佛都来自人而后为佛,佛没有大威能,没有智慧,有大威能,大智慧的永远都是人,威能,智慧用到善处,便是佛的威能与智慧。

    韩陵山,你心中执念太盛,你不信这天地间有人会关爱你,不相信这世间有人会信任你,更不相信这世间有无缘无故的悲悯。

    你太相信自己的力量了,我们五百多个孩子中,你永远都是最肯吃苦的一个,你担心自己干的活不够多,云昭会不要你,你总是担心自己如果不能好好做学问,云昭会不要你,你永远都担心自己的武功不好,云昭会不要你……你这一生直到现在都在努力的向云昭证明你的价值所在。

    还记不记得你在进入玉山书院第三年的时候被韩秀芬用蛮力制服的那一次?

    你拼着一条手臂被韩秀芬折断也要从她的压制下翻身,如果不是云昭扑上去制止了你的做法,你是不是会用你藏在袖子里的木匕首刺死韩秀芬?”

    韩陵山叹口气道:“事情过后,我好久都没有睡过一个好觉,无数次在梦里,都是我杀了韩秀芬……我清晰的记得,在梦里我满身鲜血的站在场子上,韩秀芬倒在血泊中,你们所有人都指着我说——赶走他,赶走他。

    我真的很害怕。”

    孙国信点着了一支烟,抽了一口把烟塞韩陵山嘴里笑道:“结果呢?我们五百个孩子里面最无能的,最愚蠢的,最不开窍的孩子现在都过得很好,或者是税吏,或者是粮官,或者是县衙小吏,好多人已经成亲生子。

    而聪明的孩子尽管有一些已经过世了,我相信他们都是幸福的,且死的心甘情愿。

    因为,没人逼着他们去送死,没人强迫他们去干他们不愿意做的事情,是他们自己不愿意过平庸的生活,所以,他们的死,都是为自己的理想死掉的。

    总的来说,云昭完成了当年的承诺,他给了我们这些人一个家,就这一点来看,他很了不起。

    陵山,我们之所以会出生入死,不是为了某一个人,我相信这个道理你比我看到还要清楚,你只是害怕孤独,你呀,是一个比我还要害怕孤独的人。”

    韩陵山笑了,指指自己的心口道:“道理我都知道,问题是我这里不对头,像是被云昭下了传说中的蛊毒,居然会因为云昭一句嘉奖的话,我就开心不已。”

    孙国信翻了一个白眼道:“贱皮子啊。你很像一条狗啊。”

    韩陵山搓搓手道:“当一只可以看家的狗没什么大不了的,你这里有酒吗?”

    孙国信道:“当然有。”说完话就拍拍手,立刻就有一个年迈的老喇嘛佝偻着腰走进来,孙国信叽里咕噜的说了一段韩陵山同不懂的话,那个喇嘛就出去了。

    不一会,就端来了一个巨大的木盘,盘子里有热气腾腾的熟羊肉,更有装在一个精致的酒壶,酒壶微微发热,酒香四溢。

    “我看见你在盛京城里饿的吞雪丸子了。”

    韩陵山啃着软烂的羊肉不解的问道。

    孙国信笑道:“有没有酒肉跟我饿不饿肚子吃不吃雪丸子有什么关联吗?”

    韩陵山艰难的吞下去一大口后道:“我现在相信,你一定会成为一个大活佛的。”

    孙国信笑而不语。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net 手机版访问 m.81new.net 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