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3章 今日等等我

作品:《重生种田:首辅家的小娇娘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net 手机版访问 m.81new.net 绿色无弹窗]

    最新网址:www.</p>林香草如何也没有想到,她不过是去花巧匠那里送了一份菜饼子,正好就遇到了穿金戴银,好不风光的林红英。

    算算时间,林香草上次看到林红英时,还是李月娇出嫁之前了,那时候的林红英和现在的林红英简直是判若两人!

    林香草芝士粉轻轻一瞥,就被他的装扮吸引了过去。

    倒不是因为她穿红戴绿,好不招摇,而是她那头顶上插满的金钗,还有她那十个指头上带的满满当当的祖母绿宝石戒指。

    林香草看不出真假,却也觉察的到:林红英是巴不得把有钱两个字刻在脸上!

    “花巧匠,我前些时日看好的玉镯子,来货没?”林红英刚一进屋就看到了林香草,可如今的她自是今非昔比,哪儿还会将林香草看在你眼里,只懒懒的瞥了一眼,她就挪开了目光。

    花巧匠忙迎了上去,满脸堆笑:“是夫人您来了,这镯子货肯定是有的,不过,那日夫人你看中了好几个,不知道是全要还是?”

    这话说的一顿,花巧匠笑着看林红英不语。

    林红英不耐烦的摆了摆手:“还不赶紧拿过来,我都要了,对了,还是记在冯夫人的账面上。”

    言语间,林红英朝着林香草抬了抬下巴,脸上全是掩饰不住的得意。

    不用想,林香草也知道她早已经自己和李月娇比较了一番,心下好笑,她径直朝自己店面上走去。

    “夫人,这,这冯夫人已经好些时日没有来过我店面上了。”花巧匠才刚刚说着这话,林红英整个人的面上有些挂不住了:“你这是什么意思,那么大的一个冯府,还能亏欠了你的钱不成?”

    这话才刚刚说着,花巧匠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夫人你可莫要误会了才是。”

    林红英气不打一处来,本是想要当着林香草的面好好的炫耀一番,哪儿知道,竟会生出这样的事儿来。

    此时的林红英怎么看林香草,都觉得她在背后偷笑。

    心下越发气不过了,当下她只冷着声音啐了一口:“林香草,你给我站住,没长眼睛,连人都不会叫了?”

    林香草一愣,回头诧异的看了林红英一眼:“我原以为姑母是不认识我了?”

    这话说的林红英一顿,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儿:“就你这种目无尊长的人,就该好好受受管教。”

    林香草但笑不语,只看了林红英一眼,就走了。

    林红英压根没有想到林香草会不反驳,可她虽是没有反驳,那看她的眼神,分明就是意味深长,里面似乎好藏着轻蔑。

    这丫头,居然敢轻蔑她!

    林红英气不打一处来,面色啥时间涨的铁青。

    “贱蹄子!”暗暗地骂了一句,此时,花巧匠的声音再度传来了:“夫人,这镯子您是要还是?”

    “要,没长耳朵吗?”林红英哼了一声,适才道:“记我女儿账上。”

    花巧匠赔着笑,越发小心翼翼了:“夫人,我们这儿早立了规矩,不能再挂在账面上,只怕,您也只有······”

    言语间,花巧匠朝着外头比了个手势,示意她走人。

    霎时间,林红英气的不行,回头狠瞪了花巧匠一眼,冷声啐道:“好你个狗眼看人低的东西!”

    心里虽是愤愤不平,可好歹她该说的也都说完了,人家不愿意卖,她也实在是没有法子了。

    “你给我等着!”低呵了一句,林红英愤愤离去。

    花巧匠看着那片花花绿绿的身影,心下微哼:“也不知道是谁狗眼看人低!”

    言语间,他拿着林香草放在一旁的菜饼子,快步往林香草摊边走去:“给我煮一碗阳春面,这饼子,还得配着阳春面才好吃。”

    林香草好笑,见他这么快就出来了,忍不住道:“你还真是把人给往外推了?”

    他要当真把这生意做成了,也不至于这么快就出来。

    花巧匠睨了她一眼,忍不住叹息:“你是不知道,这两年生意难做,我也是有自己的苦衷啊。”

    林香草瞥了他一眼:“您老说说人话,我还是能听懂的。”

    花巧匠一愣,干干一笑:“那冯家如今是水生火热当中,当家人不明不白的死了,那新夫人也没所出,我要当真把我那些宝贝全给了她娘,往后,要不到钱,我找谁哭去!”

    林香草望着他义正言辞的模样,忍不住感慨道:“还真是应了那句老话,无奸不商啊。”

    花巧匠也不恼,悻悻的笑了笑:“其实,我原本也没想的这么通透,毕竟,那饿死的骆驼比马大吧,我琢磨着,还是可以给她记账的,谁知道,她对你那态度,我这心里就不高兴了。”

    听他那意思,他还是在维护自己的!

    林香草一惊,有些哭笑不得:“掌柜的,你就算想有个好口碑,也用不着拿我当筛子吧,我可记得清楚,刚刚人家对我冷嘲热讽的时候,你可大气儿也不敢喘一下,生怕就得罪了主顾。”

    花巧匠面上一阵讪然,冲着她笑了好一会儿,终是干咳道:“这,这不是帮你赶走她了吗?”

    林香草无奈摇头,也懒得跟他多说,这就端了阳春面递给他。

    花巧匠捧着热气腾腾的阳春面,长长的吸了一口气,鼻息间全是葱花和香油的清香味儿。

    他一边用筷子搅动着阳春面,一边悠哉道:“这阳春面和菜饼子可是绝配呢,我一日不吃,心里就慌的很,丫头,自从你来这儿开铺子之后,我这身上的肉,是看着长呢。”

    林香草好笑:“好事儿,总比日渐消瘦的好。”

    话音一转,她又忍不住嘀咕道:“更何况,你最开始还不想租铺子给我呢,你要真是感动,那也得感谢你自己的一念之差,租了这个铺子给我。”

    “其实,也不是我的一念之差,是有人!”话刚说到这里,灶上就传来了全婶儿欢喜的声音:“赵大人,您来了!”

    花巧匠一时语塞,心里一阵后悔,只道自己幸亏没把多余的话给说出来。

    刚刚要是当真说了这话,只怕此时此刻,赵九重也听见了!

    应该是没有听见吧,花巧匠暗自安慰着自己,一边又朝着赵九重招呼道:“赵大人,好巧,又在这里遇上了你。”

    全婶儿呵呵一笑:“你回回看到赵大人都是这么说的。”

    有吗?

    花巧匠一阵咂舌,这事儿他还当真是没有注意过,不过,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也不管赵九重有没有将刚刚的话听在耳朵里,总归冲他笑,装不懂就是了。

    于是,林香草全程就看到花巧匠在冲着赵九重笑,直看的林香草怀疑他对赵九重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

    待花巧匠一走,气氛总算是正常了许多。

    见林香草在旁桌擦桌子,赵九重将没有吃完的菜饼放在一旁,兀自道:“我们已经有了眉目,若是成功,今日就能真相大白。”

    林香草下意识的朝着周遭看了看,见没什么人,这才坐在他面前道:“我早说了能管用,是吧。”

    赵九重看着她明眸皓齿,一脸的喜悦,心神一荡,缓缓点头。

    “这案子能破,也算是你的功劳。”他曾想过,回赵县当知县的路未必好走,可谁知能遇上她,一切又变的很不一样了。

    林香草自然也是高兴,可听着赵九重这毫不掩饰的夸奖,她又忍不住道:“那你打算拿什么奖赏我?”

    林香草本还还想逗他几句,想说这次又是多少银子的酬劳,可看着他深深的看着自己,那眸子就像是看不到底的海水一般,她的心神忍不住一荡,半响也没再说出一句话来。

    她的脑海里,眼里,全是他这张俊俏无双的脸颊,这男人长得,还真是好看又养眼啊。

    此时的林香草对秀色可餐这四个字又有了不一样的理解,她在想,若是能日日看到这张脸,能对着这张脸吃饭,她定然会把自己催成个大胖子!

    虽然后果不是那么美好,可想想就觉得下饭。

    “口水流出来了。”耳旁,赵九重轻飘飘的声音传来。

    林香草回神,慌忙去擦自己的嘴角,只有她心里清楚,她已经看着赵九重发好一阵的愣了,现下,心里心虚的很。

    赵九重嗤嗤一笑,眼里竟带了一丝不容忽视的宠爱。

    此时的林香草哪儿注意得到这些,她慌忙擦拭间竟恍然发现自己居然在幻想和赵九重生活在一起的样子。

    最可怕的是,她居然还觉得有滋有味!

    她从来不是一个不切实际的人,可偏偏对赵九重,竟幻想起了和赵九重吃一辈子的饭!

    心下微凉,林香草忍不住打了个哆嗦,又猛的拍着自己的脸颊,暗暗郁闷。

    她当真是怀疑自己是不是没睡醒,竟还白日做梦!

    赵九重似是被她的举动惊住了,缓缓伸手,将她的手拉了下来,柔声道:“你不疼?”

    林香草木然,赵九重幽幽一笑:“要奖赏?待这案子一结,我就过来,今日等等我。”

    “啊?”林香草不过是跟他开个玩笑,谁知道,他还当真了。

    一时间,有些说不出的感觉。

    原本还想问问他莫不是又要给她银子,这时,忽见外头闪过了一个人影,崔建抱拳而立:“公子,冯阿宝醒了,她要见您!”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net 手机版访问 m.81new.net 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