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七章 本王的女人自己宠

作品:《侍妾虐渣宝典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

    花千树心里一沉,而后勃然大怒,掩饰自己的惊慌:“不要叫我父亲义父,你不配!”

    她呼吸骤然间急促起来,紧紧地捂住心口,隐忍了一夜的痛楚终于忍受不住爆发出来:“这样残忍的事情你竟然可以这般轻描淡写地说出来,柳江权,难道你就一点点愧疚都没有吗?你不觉得害怕吗?你竟然还能心安理得地活着?

    那是养育了你二十年的人,却死在了你的手底下,如今还身首异处,死无全尸!若是我父母在天之灵有知,也绝对不会放过你!柳江权,这血债迟早有一日会血债血偿!”

    柳江权脸色也不好看,紧咬着牙关,腮边青筋直冒。

    “我在询问你昨夜里去了哪里?不是来听你指责我的。我只是希望你能对我实话实说,我会帮你遮掩过去。”

    “柳大人这话问得好生奇怪。本王的女人夜半三更的能去哪里?自然是跟本王在一起。”

    夜放沉着脸站在门口,不悦地出声质问。

    柳江权扭过脸,见到夜放,脸色愈加难看:“七皇叔?”

    花千树此时已经痛得呼吸都觉得困难,心尖抽搐,话都说不出来。

    夜放大步走进来,伸臂一揽,便将花千树揽进了怀里,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柔声地哄:“他若是惹你生气了,我帮你讨回来就是,至于跟自己生这样大的气吗?气坏了身子除了本王,还有谁心疼?”

    花千树心里的委屈一直翻江倒海一般,重新回到夜放的怀里,哪里还顾得上昨夜里的什么别扭,顿时便窝在他的怀里泣不成声。

    柳江权紧紧地将拳头握起来,身子也不易觉察地轻颤。

    这原本应当是自己的女人,如今却当着自己的面,与别的男人卿卿我我。

    “我在问案!”

    夜放继续温声软语地哄,旁若无人。

    柳江权完全被晾至一旁,鼻端“呼哧呼哧”地喘气,花千树就觉得他果真就像是牲畜一般,气也消了许多。

    夜放用袖子给她擦眼泪,头也不抬:“此事本王也已经听说了,本王怀疑是有人刻意毁掉卷宗里的罪证,害怕花家人借此翻案。所以,适才已经派人前往刑部,提出严查不殆,务必查出昨夜里夜闯刑部之人的身份。并且希望刑部能够提审那些人证,进一步核实那些卷宗里究竟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疑点,令昨夜里那刺客竟然不惜冒着性命危险潜入刑部。”

    柳江权一声讥笑:“七皇叔这是在替她遮掩吗?”

    夜放反唇相讥:“你牵强附会地怀疑到她的身上,是做贼心虚,想要斩草除根吗?”

    “我说过,我只是想帮她。”

    “多谢了,本王的女人本王自己就能护着。更何况,她昨夜里与本王一夜恩爱,哪里有功夫跑去那刑部里胡作非为?”夜放轻挑双眉,说得云淡风轻。

    柳江权的脸色却愈加阴沉起来:“只怕,你未必护得住。”

    夜放“呵呵”一笑:“好浓的威胁味道。你柳大人口口声声说是要帮千树,却大清早跑来兴师问罪,将众人的怀疑全都吸引到她的身上来。的确是麻烦,但是本王乐意奉陪到底。若是查,就必然查个清楚,包括,城北被灭口的那个擅于模仿他人笔迹的私塾先生。”

    这句话一说出口,柳江权顿时就难以置信地后退两步,眸中骤然迸射出一股杀意。

    夜放浑然不惧,微微一笑:“话不投机,就不留柳大人在府上用膳了。”

    这是下了逐客令。

    柳江权显而易见的心虚,手都开始轻颤,松开又握起,好像是在苦苦地纠结什么事情。又深深地看了花千树一眼,气急败坏地转身就走。

    士兵也跟随在他的身后撤了下去。

    霍统领有眼力地退出前厅,只留下夜放与花千树两个人。

    花千树从他的怀里出来,低着头抹干净脸上的眼泪。

    “不气了吧?”

    花千树低着头不说话。

    “那夜里分明挨打的是本王。还要本王反过来向你认罪不成?”

    可是犯浑的是你!

    花千树还是不说话。

    夜放轻叹一口气,居高临下地看着她:“昨夜里闯进刑部的人的确是你?”

    花千树将眼眶里的眼泪憋回去,抬起脸,静静地望着夜放,然后点头:“是。”

    “为什么?”

    “我想调查我父亲的卷宗,我相信,里面的一定是伪证。”

    “然后呢?”夜放紧皱着眉头,有些气怒:“然后告御状么?”

    “若是我能找到确凿的证据,为什么不可以?”

    “想知道为什么吗?我来告诉你为什么。因为,昨夜里收录了伪证的卷宗的确被烧毁了,柳江权说的句句是实。”

    “我没有!”花千树失声惊呼:“我压根就没有找到卷宗在哪里?我只是看到了盛放我父兄首级的盒子!”

    她以为,适才柳江权只是在吓唬自己。

    那些伪证是她为父兄报仇的希望,怎么可能焚毁?

    一想及此,她忍不住又是泣不成声。

    “我知道肯定不是你。”夜放手从袖口里伸出来,又放下:“可是你却打草惊蛇了。刑部根据一点蛛丝马迹,猜测出了你的意图,对某些人造成了威胁,所以当机立断,毁掉了所有卷宗与证据,这样,你想翻案,那就是难如登天!

    这个案子我已经暗中调查了一半,刚有眉目,全都被你毁于一旦!为了你,我不得不暴露自己的部分底牌,以此要挟柳江权,迫使他不得不终止对于你的调查。而且,他已经警觉起来,假如,他有恃无恐继续追查下去,我将不得不被动反抗。”

    想起夜放适才所说的“擅于模仿他人笔迹的私塾先生”,想来所言不虚,否则,柳江权不会那样忌惮。

    她也没有想到,事情如何竟然发展成这样。卷宗毁了,就相当于断了一条自己报仇的路。心瞬间沉入谷底。

    夜放望着她,不忍心继续苛责,艰涩出声:“我不是不让你报仇,而是,不想让你轻举妄动。你压根就不知道,他们的权势有多么大。你怕是已经引起了对方的警惕!我千万叮嘱,你的凤舞九天不到万不得已,不能泄露,你必须要想方设法隐瞒自己的实力。你却铤而走险,你就不能提前知会我一声么?”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