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青春是一场言不由衷的伤(六) 酒入愁肠,化作相思泪

作品:《青春是一场言不由衷的伤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

    而这个他从来都没有想过会再次见到的人,他也只是曾经见过那么一回而已。

    而且,一开始他还有些不敢确定眼前的人就是那个人。

    毕竟,那么多年过去了,记忆这种东西也早已有些模糊。他怕自己认错了人,故而盯着那个人看了很久。

    而注意到他持续盯着自己的目光,也不由引起了那个人的注意。

    “你认识我?”那个人看着林斌,微微挑眉道。

    因为他清楚地知道,自己从未见过眼前的这个人,记忆中对这个人没有一点的印象。

    对此,林枫不免有些尴尬,慢慢解释起来。

    “原来你在那见过我。那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闻言,那人微微一笑道,笑容依旧是那样地好看,如一朵莲花盛开在唇边,与他年轻而英俊无比的面庞可谓十分地相配。

    “我也已经有好些年没见过老家那边的人了,有没有兴趣一起喝杯茶?”他看着林斌,笑着说道,笑容很是亲切。

    林斌一愣,而后轻轻点了点头。

    他们聊了很多,聊了不少以前在老家那边的事,老乡见老乡,两眼泪汪汪,虽然没有那么夸张,却也很有这么个意思。

    同时,林斌很是意外的从男子的口中了解到了一些事情。

    听着那些事,他彻底呆住了。

    因为他此时所听到的,与他以前的所见所闻所想完全不同。

    ………………………………………………

    距离上一次见面也才过去了一个礼拜,晚上九点钟,林斌突然打电话过来说一起去酒吧喝酒。

    我感到无比诧异。因为我们两个可不是同在一座城市。

    “你来了杭州?”我问他。

    他沉郁地说:“没有,不过我正开车过去,快到了。”

    我能够明显地听出他声音的不对劲,像是在强压着什么东西,不让它爆发出来。

    “好!”我点了点头说。

    在你最困难最需要你的时候,随时都能够出现。作为好朋友,便应该如此。于是,我毫无犹豫地答应了。

    时隔一个礼拜后再次见到他,让我很意外的,他竟是变得无比地憔悴。

    乱糟糟的头发凌乱如杂草,发出着一股刺鼻的味道,眼窝深陷,眼睛中布满血丝,似乎预示着他已经好几天没有闭眼睡觉。一个星期前红光满面的面庞,此时此刻也早已被面如死灰所取代。

    我难以想象,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究竟在他身上发生了怎样的事情。

    他看到我后,那干巴巴的嘴唇微动,顿时挤出了一抹凄惨的微笑来。

    说实话,这笑容很是瘆人。

    “你这是怎么回事?”

    看着他,我震惊无语地说道。

    他没有回答我这个问题,只是说道:“走,去酒吧喝个痛快!”

    说着,他便要拉我上车。

    想着他可能好多天都没睡了,再让他开车未免太危险,就算我们不怕死,也不能害了别人不是?

    于是,我让他坐了副驾,我来替他开车。何况,他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又哪里有我对这里的路段熟悉呢?

    不过,我倒是没有第一时间带他去酒吧,而是将车开到了一家五星酒店。我准备带他先去洗个澡,换一身干净的衣服再说。同时,先订好酒店,等他在酒吧喝得烂醉后,可以第一时间把他扔到酒店来,让他安安稳稳地睡一觉。

    洗了个澡,并且换了一身干净的新衣服,他倒是重新有了些人样。

    随后,我这才带他去了杭州一家非常有名的酒吧。

    …………………………………………………………………

    一到酒吧,椅子都还没坐热,各种各样的酒便一一摆放在了我们面前。轩尼诗,百加得,尊尼获加,看着这一瓶又一瓶知名品牌的洋酒,我有些眼晕。

    光靠我们这两个人,怎么可能喝得下这些?哪怕,我们并不喝纯的,里面还加着其他饮料。

    然而,林斌似乎完全没有考虑这个问题。

    他拿起个杯子,将掺杂了饮料的洋酒倒满,便先喝了一杯。

    在这杯喝完后,他再次将杯子倒满,看着我,举着手中的杯子,说道:“来,干一个。”

    既然答应了他来喝酒,我自也是准备好了舍命陪君子。

    微微叹了一口气,我将掺杂着饮料但酒精度依然很高的酒倒满了自己的酒杯。与他的酒杯轻轻一碰,叮地发出一声脆响后,我便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如果说,我是慢慢地将酒灌进喉咙中去,那么他则是一口气喝下了全部,豪爽至极。

    随后,又是一杯满满的烈酒下了我们彼此的肚中。

    李白在《将近酒·君不见》中言,人生得意须尽欢,莫使金樽空对月。

    但我们此刻,却俨然是对酒消愁。且,酒入愁肠愁更愁。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喝得已有些差不多后,我终是忍不住问他道。

    虽然我知道他不愿意说的时候什么都不会说,但这次我是真的担心他。我很怀疑他最近这几天除了不睡觉,是不是也没有吃饭。

    听我问他,他的目光旋即变得无比地黯然。原本就布满了血丝的双目,变得愈加地鲜红了起来,仿佛整个眼珠都化为了血色。

    他低垂着头,很是痛苦地说道:“她没了……”

    我一愣,而后一惊。

    活了这么些年,我自是知晓这个“没了”是什么意思。

    虽然心中大致已经猜出这个她是谁,但我还是问了一句。

    “这个她……是谁?”

    他没有说话,只是拿起一杯烈酒猛地灌下了喉咙深处。

    此时无声胜有声,虽然他一句话都没有,但我已然知道自己心中的猜想是正确的。

    只是我不解,她不是结了婚去了美国吗?而且日子过得很幸福美满。

    酒精能够使人麻醉,忘掉烦忧,同时,酒精亦能够令人酒后吐真言。

    “你说,在这个世界上,有谁愿意无缘无故地让别人恨自己呢?”他眼神迷离地看着我说道。

    “除非这个人有毛病。”我道。

    “是的,这样的人就是有毛病,太蠢了……”

    他哽咽着说道,两颗晶莹的眼泪顿时自血红的眼睛中滴落了下来。

    也许是心中憋了太久,在又喝了好几杯烈酒后,他开口向我缓缓讲述起了最近这些天所发生的事……

    一个令人难以置信,同时亦无比悲伤的故事……

    [八一中文网 请记住www.81new.com 手机版访问 m.81new.com 绿色无弹窗]